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流雪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心依旧  

2009-10-27 15:31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这一学期,有点讨厌教学,前所未有的反感。没有确切理由。也许不能长久的对某一事保持爱好是我的本性,所以讲台上站了十八年的我出现了不耐烦;也许心有所忧——

       有点恹恹的给学生上了一个月的课。因为不能上心,对学生的苛刻和严厉更少了。下课后只要他们没有粗鲁野蛮行为,爱怎么着怎么着吧,在我眼里似乎都是很正常的事情。或者偶尔漫不经心的询问他们一点生活问题,仅此而已。只是在课堂上习惯性的要求他们听课不懒散不懈怠,也习惯性的给他们一些应怎样做人的嘱咐话,再随意加上几句鼓励话,指责性的批评很少。课堂不恐惧,也不太古板。

       就这样漫不经心热情不足的上课下课与学生相处,一段时间后,出现了没有预料到的情况。学生与我的关系很亲近,他们愿意我走进教室,愿意大喊“上语文课嘞!”甚至最不喜学习经常以老师为敌的学生也逐渐走近了我,有几个学习不勤奋特有主见的大个子男生(其实我从内心里欣赏他们的个性东西),每次在校园见我后总是亲切招呼。很多学生由刚开始的目中无我变得满目期待。所有这些弄得我有点莫名其妙。我真的感到自己对这一新班学生没付出什么,对待他们内心里总是淡淡的,难以特意关爱,而他们却信任我尊敬我。

       我有点不能理解。我不知道为什么?莫非90后的青春期少年要的就是这些:不苛刻,不指责,宽容,鼓励,明辨是非的引导?还有一张不塑料的面孔?

       他们让我感动,我只好重新审视自己,尽可能的多一些关爱与他们吧。我拒绝不了学生目光中的纯真和期待。

       性难改,情难舍,心依旧!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