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流雪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招生记  

2014-09-14 10:41:0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连着五年主管小一招生,由原来的不成熟到应付自如,期间经历了诸多故事,闲来无事,随便说说。

         招生有一个原则:根据学校实情和对区域范围内适龄儿童人数估算,向局里申报招生计划。招生期间,不违反地方招生政策的大前提下,按招生计划放宽规则或加严规则,最后正好完成计划。而学生人数的控制,每天必须做到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    放宽规则和加严规则是一个弹性问题,其间的潜规则主管人最清楚。如果招生能顺顺当当圆满结束,并且人数正好,需要主管人的掌控协调能力,这一点深有体会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范围内适龄儿童人数不足,就可以适当照顾各种关系生,特别是地方行政部门的各种关系,是不能得罪的主。但也不能来者不拒,收少数拒多数,给他们的感觉是,我们是帮忙不是奴性。曾经南关一小头儿,因证件不全,第一次孩子没报上名。第二次借着酒后来给孩子报名,口出狂言,张牙舞爪。边忙着手头活边冷眼观察,忙完了,和颜招呼他妻子,验收证件合格后,给他们办理入学手续,妻子通情理很配合。那人没蹦跶的劲了,看他狂劲已减,趁机笑里带怒挖苦他,“真南关人底气真足啊,就因为我们学校在你们地盘上就这样明着欺负人,学校敢不收你孩子吗,我们怕你们可以了吧,别忘了,是俺老师教着你孩子,你教不了!”最后夫妻俩连连道歉,后来在街上见着时,热情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 去年招生时,对付了一泼妇。招生结束了,一女人赖在头儿办公室,死活不离开,要求把她的弱龄女儿招进学校,哭哭闹闹,指责说,你们能招什么什么人,为什么不招我家孩子。头儿没办法,要我过去帮他打发这女人。一看阵势,讲道理没用,冠冕堂皇理由也骗不了,直接厉声吼她,“怎么了,还就收那些学生了,他们是各类领导关系的人,学校得罪不起,有本事你也找去,按政策就不应该接受你家孩子,接受了就是反政策,想怎么样怎么样吧 ,但你别忘了,最后你孩子还得来我们这儿上学———”其实人家说的有道理,她只不过是一个弱势代表。我们做得也有道理,如果全接受这些孩子,学校实情不允许。女人不闹了,但就一个法,呕气在头儿门口硬赖几天,最后还是收了她女儿。事后,头儿说,想不到你还这么厉害。嘿嘿一笑,心想,不厉害能摆平吗?

         大原则,小变通,看人下菜碟,耍泼,名规暗则,招生时都得用。有时想想,也够丑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每一次招生都会遇到无任何证件的外来打工者,而他们也真的在附近长期打工,并且都是从事很底层工作。因无证件,几乎上学无门。面对他们的陈说和哀求,总是不忍心,最后就给他们开入学绿灯。这一段时间,上班路过一个炒货店,一外地老先生总招呼,要送炒货给我,摆摆手笑着过去。他孙子上学是我特殊照顾的。还有一个外省收破烂的,也让其孩子入学了。

        教师节,一陌生女人送办公室一大束康乃馨,正疑惑,那女人说,学生入学帮了忙,趁教师节表示感谢。其实,还真不知道怎么帮忙的,不过,有了被受贿感,以后说不清再有事时不好意思拒绝她。

         好在仅是工作,没什么其他欲望,能够刚烈面对各类人,或拒绝或接纳或同情,尽力使学校有一份存在的尊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7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