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流雪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这些远去的老头(一)  

2017-11-01 15:28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汪曾祺
        听说汪曾祺多年,但几乎没看过他的作品,也没有特意寻过他的介绍。
        印象中,就是和沈从文、林清玄之类的作家。又不太喜欢看沈从文作品,有点不懂;林清玄的文章看过多篇,好像就是花花草草念佛从善清心静欲之多,似乎也不太合口味。所以造成了一种想当然印象,汪曾祺作品也无非如此。
        近期,看到微信公号中,多次推送汪曾祺其人其文,好感,突然有了读他欲望。
        跑书店,买汪作品。选书——《自得其乐》。抱书回家,晚上,慢慢读,偷偷乐。有意思!这老头又一次让我找到了白纸黑字的乐趣。
        他的“语言”说,“探索一个作者的气质、他的思想(他的生活态度,不是理念),必须由语言入手,并始终浸在作者的语言里。语言具有文化性。作品的语言映照出作者的全部文化修养。语言的美不在一个一个句子里,而在句与句之间的关系。包世臣论王羲之字,看来参差不齐,但如老翁携带幼孙,顾盼有情,痛痒相关。好的语言正当如此。语言像树,枝干内部液汁流转,一枝摇,百枝摇。语言像水,是不能切割的。一篇作品的语言,是一个有机的整体。” 
        如此论,第一次见到,重新认识语言。
        他写到—— “我的祖父本来是有点浪漫主义气质,诗人气质的,只是因为所处的环境,使他的个性不可能得到发展。~~~~  有一天,他喝了酒,忽然说起年轻时的一段风流韵事,说得老泪纵横。~~~ 因此我觉得我的祖父是个人。” 
        真实到随口道来。
        他写高邮,“ ~~~ 高邮为秦代始建,故亦名秦邮,外地人或以为这跟秦少游有什么关系,没有。” 
         如此文风,干脆、干净,俩字定音,过目不忘。
        他写赵树理,“ ~~~  老赵划拳与众不同,两只手出拳,左右开弓,一会儿左手,一会儿右手。老舍摸不清老赵的拳路,常常败北。” 还有,一件件极具典型的极其真实的赵树理故事,把一个地道的农民作家带到了眼前。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我,边看边笑。
        贾平凹说,“汪是一文狐,修炼成老精。”
        鹦鹉史航说,“这世间可爱的老头很多,但可爱成汪曾祺这样的,却不常见。”
        铁凝说,“他带给文坛温暖、快乐和不凡的趣味。”
        无怪乎!当如此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